入门记

作者:北霞

大禹治水,三过其门而不入。北霞拜师,三跨门槛方入。

第一次北霞与老师见面,是一九九八年夏天。承瑜珈老师之邀,北霞与瑜珈班上的另两位同学在上完瑜珈课后直接去见老师。瑜珈老师口中的老师听起来像是位年高德邵的长者,但是北霞一见之下,居然是位和善有礼的中年男士。

当时老师在讲解六祖坛经及八大人觉经。毫无“心内行”观念的北霞,听起来好像隔了一重山:什么世间是自己,国土是身体?另外有一事北霞引为奇特,即是老师不让学生记笔记─只准听,不准写。此外北霞问了老师一个关于五蕴想与识的问题,北霞不理解也不喜欢老师的回答,又觉得这位老师有些邪门,这个门槛就槛在那儿了。

第二次北霞与老师见面,是二零零一年秋天。月前北霞由于帮忙佛光山梵呗演唱会推票事宜,认识了老师的一票弟子且和他们甚为投缘(臭气相投)。因此北霞兴头很高的再次拜见老师听讲圆觉经及维摩诘经。这次北霞听心内行是隔层纱,仍是不甚了了。而当老师及弟子们谈到“走路”及“警觉”时,更是不知所云。惨哉的是当北霞提及不能决定学佛的方向:是该入世慈济?钻研经典?或一心念佛时,顿成众矢之的,被说得体无完肤。北霞在“一头雾水,莫名其妙”的心情下只有沉着接招了。所幸北霞多年与人相处,深信“言论自由”,倒也没有恼羞成怒。老师见孺子执迷不悟,即下了一帖良药─“去念楞严咒”。第二次北霞的门槛还是槛在那儿。

第三次北霞与老师见面,是二零零二年夏天。从上次与老师分手后,北霞收下楞严咒的良药,虽没有如方去念楞严咒,却开始研读楞严经。一读之后,方知为何有“一读楞严后,不读天下糟粕书”之说。也开始了解“心内行”及“如来藏”之深邃。但是北霞仍不能确定老师讲的是否全然正法。因此北霞这次与老师见面后,即声明北霞只相信佛说的。老师即说“你要说话算话”。巧哉! 老师这次完全是以经讲经─用大藏经文来诠释金刚经。北霞在这一周老师以经讲经的薰陶下,真是如鱼得水。而老师对金刚经在理论及实修上的博大精深,更让北霞有畅饮甘露的感觉。此外在听老师讲经时,北霞身体上也经历了一些特殊的感应。最特别的是老师走后第一天,北霞清晨醒来,不自禁的泪流不止数小时,深刻感觉到自己是摩尼宝珠于尘垢泥泞中,久经为人践踏轻贱,终被拾起冲净及珍惜。从此北霞对老师深为信服。这一次北霞的门槛总算是跨过去了。

老师说过“是他的弟子,打也打不跑”。北霞就是一个。

本文张贴于 2003 年 11 月 29 日 星期六 7:28 下午 归档于 修行心得, 心得 2003. 您可透过 RSS 2.0 追踪此文的回响. 目前暂时不接受回响, 但您可从您的网站 trackback.

回响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