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头脑中走出来

作者:在不在

我和头脑也算是蛮有缘的。从小我就惊叹于头脑运作的神奇,很想搞清楚它是怎么回事。求学期间我也初衷不改,从几个方面对神经网路作研究。在成为社会人的过程中我沦为头脑的奴隶,饱尝其苦。之后知道了要修行,就开始和头脑战斗……

我从小接受科学的教育,也就是头脑理性的教育,十年下来可谓饱受灌输,在头脑中建立起了被现世社会认可的自然人文架构。上大学时头脑被进一步磨练强化。我曾经被物理学深深吸引,当我掌握了那些简洁优美的公式时,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好有力量,因为整个世界都好像可以被我的知识所理解,只要我去用头脑就可以人定胜天。在这整个受教育的过程中我在头脑里为真实世界构筑着模型,到大学时这个模型就基本完成了,或者说我有了一个稳固的世界观。我变得越来越依赖头脑,而真实世界却离我越来越远。我已陷在头脑中而不自知,而不能自拔了。

起先我还很得意,因为在这个模型指导下的生活有理论的依据,有实行的准则,一切有条不紊。但是模型终究不是真实,所有和真实对不上的地方都成为问题,都是痛苦,而最大的痛苦是我没有真实地活着。我感受不到大自然的生机,只有一个头脑对自然界的解释;我感受不到别人的喜怒哀乐,只有一套头脑对人事的说法;我也感受不到我自己的生命力、本能的需求,只有一个头脑设定的自我形象。我活在头脑里,没有感觉,没有情绪,没有色彩,没有温暖,只有冰冷的理论,坚硬的标准。除此之外,头脑整日里念头纷飞,喋喋不休,从来没有个安静的时候,让我一再错过当下这一刻真实的生命,好累啊!头脑里念头又此起彼伏,任何一个想法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来推翻它,让我在大小事情上都左思右想,犹豫不决,好烦哪!

随着生活的展开,这一切烦恼痛苦变得越来越深切。我想要跳出头脑的樊笼,可我唯一知道、唯一能够运用的只有头脑,但头脑解决不了头脑的问题,而我以前看不清这一点。我深入科学,希望通过认识头脑而掌握它,结果只是发现科学就是头脑的产物;我也练习打坐,希望能空掉头脑,结果只是发现思绪是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;我又投身到慈善活动中去,希望能放下自我,结果自我在压抑之下变得更加坚固。我也知道要无心,不能求,但知道这些、想要做到这些的还是头脑。反正我怎么也是出不来,矛盾重重,越陷越深,苦不堪言。

总算佛菩萨不弃,让我碰到老师,了解到佛的教诲,学到走路的智慧。

刚开始走路时头脑不断地说话、评论、怀疑、建议,吵得我什么也感觉不到。但走着走着变化就发生了。我开始注意到手在摆动,脚在起落,我有点活过来了;和风开始吹过我的面颊,阳光晒到了皮肤上,鸟叫声钻进耳朵,青草的香味扑鼻而来,我能够享受走路了;脚踩在袜子上,袜子在鞋上,鞋在地面上,抬起脚来重心向前移,落下脚板不同的地方顺序着地,走路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呢。这样一步一步地走着,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头脑已不再那么烦我了,许多问题随着头脑的安静已不复存在,许多执着的事情也已放开。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身心的感觉,是清明的了解,是对修行的信心。我心里开始升起喜悦,这是活着的喜悦,朴实而深沉;这是见到光明的喜悦,何其有幸!

我在很长的生命历程中一直和头脑艰苦奋战,要摆脱它的奴役,要清除这尘埃而见到自性,但我屡战屡败。今天这场战争终于要停止了,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出路,只要去走就好了。

本文张贴于 2003 年 11 月 29 日 星期六 7:41 下午 归档于 修行心得, 心得 2003. 您可透过 RSS 2.0 追踪此文的回响. 目前暂时不接受回响, 但您可从您的网站 trackback.

回响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