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路的奇迹

作者:忘胡

走路的奇迹在我的身上,从一开始就迅速地展开。

我第一次见到老师,是在2001年8月。同年9月老师到宾州理海谷开课,每天的课程包括走路。认识老师前,走路对我来讲,只是一个交通或健身的工具。走路时,脑海里总是绕着其他的事情或者外面的景象,对走路的本身很少注意到。一个同修告诉我,老师教我们如何带着警觉走路的方法。开始走路时,把注意力放在脚底,如果发现注意力分散时,立即把注意力再带回脚底。

第一天上课走路,我很快的发现要把注意力维持在脚底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经常头脑就不期然地转移到其他的事情上。常常走了没几分钟,在发现注意力分散后,就又再带回来。这一天的走路就在脚底和带回来之间不断的反覆。

隔一天再次走路时,天空飘着细雨,路旁松树上的叶子随着微风舞动。我走过树丛,好像可以感觉到细雨滴滴的落在身上。再往前走到一条小溪旁,耳朵听到潺潺的流水声。平时流水的声音听起来蛮杂乱,这次我很清楚听到高音和低音的水声。走到小桥上,就在桥上立足倾听。我好像听到一次四重奏的交响乐,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这普通的小桥流水,竟然可以奏出这么美妙的音乐。我几乎天天路过,却从没有发现这事。

第三天走路,一开始心情就比较平静,而且注意力也可以一直保持稍长久。走着走着,很清楚听到自己走路时脚步的声音,然后小脚好像开始消失,再走几步就感觉大脚也开始消失。走到小桥上,整个人就从头上往下开始消失,我闭着眼睛好像整个的身体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在跳动的心。人站在那里,就好像浮在虚空中。桥也没了,流水也不在了,只有一双脚底仍在支撑着我。张开眼睛时,我发现全身在发热、发麻。

往后几天,我对身上的感觉特别敏锐。轻咬一口小蕃茄,满口腔的百万细胞好像同时都可感受到浓郁的蕃茄汁原味。我从来不知道小蕃茄的味道竟然如此美妙。用手摸着柔软的丝巾,好像每寸皮肤都有接触丝巾不同的细腻柔软感。将手插在水里,每寸皮肤几乎都能感受到不同的水温。同时自己对的外界的体会也跟以前不同。看着树,我好像看到每一小片树叶都在跳动,好像在互相呼应着,好像共同在跳舞。

事后,我发现走路在许多同修身上有着许多类似的经历。我也了解走路有更深的秘密和更多的奇迹。这几天的走路和体会,我一直记忆非常深刻。这深刻的体悟,使我对自己的了解,开展出一片新的领域。它也触碰了我内在的深处,使我更知道仍有许多自己所不知超越自己的事。

本文张贴于 2005 年 8 月 9 日 星期二 11:24 上午 归档于 修行心得, 心得 2005. 您可透过 RSS 2.0 追踪此文的回响. 目前暂时不接受回响, 但您可从您的网站 trackback.

回响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