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觉的新世界

作者:空花

刚开始走路时,常常心中洋溢谦卑之情,在蓝天白云之下,茵茵绿草之上,行大礼拜。对着宇宙虚空,表达心中的感恩,不自觉的泪如雨下,仿佛向诸佛菩萨忏悔。即使只是在住家后院,却有如大雄宝殿中的庄严。走走拜拜,仿佛进行一场庄严隆重的法会,万事万物共同参与的法会。慢慢的,我开始经历前所未有的感觉世界。

走路时,可以发现脚指头的运作,皮肤与裤子的间隙清楚可循。脚踩在地面,却像踩在身上一样。分不清是走在大地或是走在身上。身体时而变大,可容虚空,花草树木。时而变小,仿佛小虫子般。远处的鸟叫声,仿佛在耳旁的清晰。眼前的景物,仿佛雨后,没有微尘般的清明。花香飘过鼻黏膜的脉络,车声在皮肤上的震动,处处可循。透过眼睛,外界的风吹草动,在体内处处可循。当食物经过三吋舌时,可以在不同部位,分辨出不同的味道。毛细孔的张合像呼吸般规律的运作。轻脆悦耳的鸟叫虫鸣,从耳朵进入,由身体内部,以辐射状穿透毛细孔而出。当细胞像充满气的气球,身体活力无穷。当细胞像泄气的气球,身体软如棉花。

肚脐内部开始发热,直冲头顶。热气以放射状向身体扩散。热流沿着脊椎两旁而上,穿过头顶,直到眼皮。时时可以感觉热流,沿着经络在体内流动。能量由脚底,小腿背,大腿,背部,头顶,脸部,胸部,顺着腿部,直到脚背,循环不已。头部,心窝,胃部,肚脐的旋转不断。尤其从脐内到头顶间的管状旋转,有时像线一般细,有时像水管,甚至如身体般大小,沿着皮肤内部转动。呼吸由肚脐内部掌控。有时呼吸停止,肚脐内部的张合更是明显。空气除了由鼻子进入,也由毛细孔进入身体,扩散到体内。脑部如细丝般的流动,随时可见。

有一次,有两股力量从头部两侧,沿着耳朵往上,在头顶交会,并冲出身体约一尺左右。慢慢的,呼吸开始出现。随着肢体的动作,皮肤的变化,呼吸也进入平常的觉知当中。走路时,做家事,打电脑时,都可以感觉到呼吸进入鼻子,到身体内部。从看到呼吸,到与呼吸一体。甚至说话时,偶而也可瞥见呼吸的踪迹。渐渐的,念头像流水般的从心中涌出,往世的记忆,偶而浮现,恩恩怨怨了然于心。往日情怀,在此生重新经历。一样的人事,不一样的时空。却常令人无法自主,迷失其中。当心中累积的怨恨释放时,身体总要经历打嗝,呕吐的过程,才体会到情绪与身体之间的紧密连结。偶而也能在情绪爆发之前,捕捉到身体的蛛丝马迹而烟消云散。面对人事境时,心中的反应此起彼落,却不落言行。而我,只是静静的观看着。

这些感觉的出现,让我对自己有种又接近,又遥远的不确定感。虽然当初只是姑且一试的心态,开始尝试走路。却也还算认真持续的走。也慢慢体验到走路还真是件轻松愉快的事呢!连我这个一向不喜欢走路的人,也不知不觉爱上了它!

本文张贴于 2005 年 7 月 26 日 星期二 10:36 上午 归档于 修行心得, 心得 2005. 您可透过 RSS 2.0 追踪此文的回响. 目前暂时不接受回响, 但您可从您的网站 trackback.

回响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