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類的行者

作者:綠寶

緣起:是前世種下的宿因,讓我在20年前的夏天,只為了炎炎褥暑無事可做,抱著度假的心情,去參加了生平第一次的「佛學營」。一週下來,糊裡糊塗似懂非懂,但總覺得這裡面有東西吸引著我,雖陌生、雖不解;第二年我仍不忘再加入了相同的「佛學營」。至此,一股腦栽進了這個圈子,在瀏覽『沿途風光』之餘,還遍嚐酸、甜、苦、辣諸天厨妙味。從此生死凡夫雖然照舊在業海中日日輪轉,因循苟且下飽受無常的撥弄;但是,隨著月圓月缺,我竟得來全不費工夫的,覓得了駛向彼岸的方向,驛動的心終於安頓在一座「道場」裡了。

回首來時路,菩提道上,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學佛因緣會如此之殊勝。多少年來我走東到西,未曾遇過一個外道、未曾聽聞一句邪說、未曾兜過圈子、未曾走錯一步寃枉路,所遇皆是善人羅列。雖然我冥頑愚痴,未能緊隨善知識踏入廟堂之上,但踟躕在門口張望,仍然讓我見到了佛家的富貴和妙有。這就是為什麼我走走停停,郤從未見異思遷,仍還在這條正道上蹓躂的原因。

師父領進門,修『行』在各人;歲歲年年隨著佛門裡的薰習,理入、事入上的長養,慢慢的菜鳥變成了他人口中的「老參」。我没有沾沾自喜,反而驚覺到僵硬的教理,成為套在身心上掙脫不開的桎梏。活水源頭也成了一池臭水塘,「老參」什麼時候變成了「老慘」?

於是日日坐困井底,目光短淺。雖知修行要證到「心包太虛,量周沙界」,自己仍是陷在『依文解義,令三世佛寃!』的泥淖裡,愈發的「不自在」。我開始自我檢視問題出在哪裡?以往的禪悅、法喜是什麼時候淡化的?而今主人翁安在?《華嚴經》云:「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!」全是客塵妄想所覆,致使流浪諸有,處處貪著、棄本逐末、背覺合塵、暗夜長迷、苦惱交煎,令生滅變異、虛偽無主,皆因心是惡源,不能開顯真性。《觀無量壽經》云:「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」。怎麼作?郤没有個下手處???我疑雲滿天,遍尋不著一帖密方。是業果成熟了?緣生緣滅,在2003年八月,我逃離了安住法身慧命十一載的『家』!

拖著累刧受染的不淨身、習氣心,我再踏上生死疲勞的不歸路,茫茫人海何處是家鄉?何時才到家?

不滅:過去世到底我敲破了多少個木魚呀?!今生才能每遇滯礙難行處,總有天龍八部適時出現,拉拔我度脫塵勞苦海,還我本來清淨!佛恩浩蕩!每一個當下,都應驗人有誠心,菩薩感應!!

九月中旬,意外的我撞見了東北老師,聽聞他遍灑甘露法雨。對科班出身的我,乍見老師用顛覆傳統的法藥,來闡述佛法心要;在思維理念上,真是大革命,自我鬥爭下遍地烽火,處處血跡、斑斑淚痕!佛法怎麼會這麼變調?!三大阿僧祇刧都做不到的事,怎麼會變成只要48分鐘持續的觀照就可『當下』即身成佛?没有佛門禮儀、没有誦經、没有念佛、没有法會、没有制式的規矩;有的只是簡單的——你就是佛!大家平等!!

認識了他,你就找到他,得到他!不認識,窮今累月枉作功夫!!而要找到他的簡易方便下手處,竟是三歲小兒皆作得,多數佛子「行」不得的—走路!

對我,佛門生涯裡,好不容易馴服了酸、脹、麻、痛,可以讓雙腿彎曲盤起,怎麼?這會兒竟又變成要再打直兩腿去從頭學走路?對已經習慣於持咒、打坐、禮佛等佛門常課之後,現在要一切捨下,一時之間還真搞不清楚。這算不算也是一種解脱?還是從大夢裡醒來?反正不是「放下」,就是「提起」;不二佛法裡直下承擔就是了!

經過內心翻攪、掙扎、矛盾、懷疑;幾天之後,我交叉整合出的影像,愈來愈鮮明。在老師的法音宣流裡,蓋天舖地都是曼陀羅華,聲聲融入真如,法法流歸性海。源頭有了活水,慈雲布護下,小大何殊,一多無礙。固知實際理地,不著一塵;萬行門中,不捨一法。其實,也無有一法,無有一捨,一切本自具足。很快的我明白了這「向上一路,千聖不傳」的真諦,竟輕易的就在老師不捨一眾生的老婆心切下,舌粲蓮花般兜底和盤托出,全給了我們。醍醐灌頂下,我暢飲甘露。在言簡意賅的秘意裡,掃除掉滿腹問號,全都化為金光閃閃的驚嘆號!至此在不見頂相裡,才將我以往的相似佛理,起承轉合成逐漸統一。

此番從佛門出走,碰上的竟是誰啊?凡夫俗眼莫辨,未能看出真正的善知識,尋尋覓覓難遭遇,我今見聞得依恃!浪蕩子多少年流浪在外,今天終於回到家了。攝受在此佛光注照下,讓我有勇氣待重頭收拾破碎的舊山河!從此我將不再是過客,而願做個真正的歸人。

今覺悟再回頭,才看清浪擲了多少流金歲月,郤換不回已褪色的過去,真正枉得人身。天地覆載我,日月照臨我,父母生養我,師友教化我,午夜捫心自問,受之於人太多,付出於己太少。實不知自己何徳何能?領納如此豐溢之恩情?!真正愧煞!有負佛恩、有負師恩、有負眾生恩!!昊天罔極,無以為報!

加行:從來我就是一個不愛走路的人。要跨出第一步還真是舉足千萬難!因此在這「知足光明行」的團體裡,我是新腳上路,還在搖擺學步之中。所謂走路的心得,也正好落在「應無所得」裡。對老師時時掛在口上的六字真言要「無所求、無所得」,也成了我最光彩炫耀的護身符!!理該如此。

抱著這樣心態,剛開始起步時,路面對我盡是崎嶇難行的羊腸小徑,一路顛簸轉身維艱,走十步停百步,正好吻合我的習性,放逸懈怠、理所當然。是老師的不厭其煩,苦口婆心,一遍遍、一聲聲的呼喚大家「去走路」,是同修的督促叮嚀,是我難違眾意,深感愧對圈內人的希望。於是我開始強迫自己,被動的、不甘願的去勉強走路。

我走呀走,找呀找,就是什麼也找不到,只證明了自己是個感覺麻木,没有神經的人。這發現教我沮喪不已,差點又想放棄走路。為什麼我就不能像別人那麼的「過敏」呢?說出的故事內容是如此之神變難測,簡直就像奇幻電影般的炫惑,叫人目眩神迷。唉!我只有認命的拜倒在這些前輩的足下,自嘆弗如!誰讓我沒有一顆魔術師的心呢?天知道,我有的只是一顆很阿Q的心。在老師的座下,有許多健步如飛,一日千里的行者;但也有一個屬於笨鳥慢飛,烏龜爬行的我。因此在臺灣班的「走路排行榜」上,我總是週週敬陪末座。還能「安心」的原因,是我總不忘調侃自己,那個人盡皆知的故事—-龜兔賽跑裡,最後終於到達終點的,是誰啊?!

美國林肯總統說過的一句名言:「我走路很慢,但是我絶不倒退!」現在這句話成為我心裡最堅定的磐石。千里之行,始於『足下』。回家的路,不論山高路遙,終有盡頭。循著前輩走過的軌跡,讓我這「烏龜行者」可跟在後面慢慢追隨。或許有朝一日,我自己也能走出一片天地。

雖然我偷心不死地進進退退,一年以後,竟也奇妙的變成常「不自覺」的自動去走路。而且驚喜、安慰地發現,往往是兩腳帶著身體在走路,心郤不知道。稍頃,待心發覺的時候,才會注意到,為什麼我在走路?對於這種轉變,我知道我漸漸擺脫掉了一個舊習慣,而另一個新習慣正在悄悄的養成。吹毛用了急需磨!對於「散心」走路,還能冒出嫰芽,我除了感恩!還是感恩!!期待日日茁壯,早見大樹成林。古徳常謂:「修行人,要耐得住寂寞。」而心底深處愈鼓盪愈大聲的吶喊則是:

華嚴經.普賢行願品——的經文

所有與我同行者於一切處同集會
身口意業皆同等一切行願同修學
所有益我善知識為我顯示普賢行
常願與我同集會於我常生歡喜心

字字都成了烙在八識田中,永遠磨不掉的印痕。修「行」路上,有你有我,一路行來皆是道侶,何有寂寞?!然兄弟上山,仍須各自努力!向前行!前方有般若火炬照引,走路走到生命的盡頭,走路走到恢復本來面目,必可通達至大圓滿覺!!悟無生!!供養大家!

本文張貼於 2005 年 8 月 9 日 星期二 23:03:16 歸檔於 心得 2005. 您可透過 RSS 2.0 追蹤此文的迴響. 目前暫時不接受迴響, 但您可從您的網站 trackback.

迴響暫時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