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路的奇蹟

作者:忘胡

走路的奇蹟在我的身上,從一開始就迅速地展開。

我第一次見到老師,是在2001年8月。同年9月老師到賓州理海谷開課,每天的課程包括走路。認識老師前,走路對我來講,只是一個交通或健身的工具。走路時,腦海裡總是繞著其他的事情或者外面的景象,對走路的本身很少注意到。一個同修告訴我,老師教我們如何帶著警覺走路的方法。開始走路時,把注意力放在腳底,如果發現注意力分散時,立即把注意力再帶回腳底。

第一天上課走路,我很快的發現要把注意力維持在腳底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經常頭腦就不期然地轉移到其他的事情上。常常走了沒幾分鐘,在發現注意力分散後,就又再帶回來。這一天的走路就在腳底和帶回來之間不斷的反覆。

隔一天再次走路時,天空飄著細雨,路旁松樹上的葉子隨著微風舞動。我走過樹叢,好像可以感覺到細雨滴滴的落在身上。再往前走到一條小溪旁,耳朵聽到潺潺的流水聲。平時流水的聲音聽起來蠻雜亂,這次我很清楚聽到高音和低音的水聲。走到小橋上,就在橋上立足傾聽。我好像聽到一次四重奏的交響樂,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這普通的小橋流水,竟然可以奏出這麼美妙的音樂。我幾乎天天路過,卻從沒有發現這事。

第三天走路,一開始心情就比較平靜,而且注意力也可以一直保持稍長久。走著走著,很清楚聽到自己走路時腳步的聲音,然後小腳好像開始消失,再走幾步就感覺大腳也開始消失。走到小橋上,整個人就從頭上往下開始消失,我閉著眼睛好像整個的身體都不見了,只剩下一個在跳動的心。人站在那裡,就好像浮在虛空中。橋也沒了,流水也不在了,只有一雙腳底仍在支撐著我。張開眼睛時,我發現全身在發熱、發麻。

往後幾天,我對身上的感覺特別敏銳。輕咬一口小蕃茄,滿口腔的百萬細胞好像同時都可感受到濃郁的蕃茄汁原味。我從來不知道小蕃茄的味道竟然如此美妙。用手摸著柔軟的絲巾,好像每寸皮膚都有接觸絲巾不同的細膩柔軟感。將手插在水裡,每寸皮膚幾乎都能感受到不同的水溫。同時自己對的外界的體會也跟以前不同。看著樹,我好像看到每一小片樹葉都在跳動,好像在互相呼應著,好像共同在跳舞。

事後,我發現走路在許多同修身上有著許多類似的經歷。我也瞭解走路有更深的秘密和更多的奇蹟。這幾天的走路和體會,我一直記憶非常深刻。這深刻的體悟,使我對自己的了解,開展出一片新的領域。它也觸碰了我內在的深處,使我更知道仍有許多自己所不知超越自己的事。

本文張貼於 2005 年 8 月 9 日 星期二 23:15:27 歸檔於 心得 2005. 您可透過 RSS 2.0 追蹤此文的迴響. 目前暫時不接受迴響, 但您可從您的網站 trackback.

迴響暫時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