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路修行,輕鬆自在

作者:提悟

十三年前,癌症逼迫我從人人稱羨的工作退出。彷彿從雲端上摔下的我,開始思索人生的意義是什麼?我為什麼年紀輕輕就得這個病?一連串無法解答的問題,使我非常沮喪。那時候認識一些學佛的朋友,他們為我找了一個解釋─業病。而醫生給了較有科學根據的答案─壓力。於是,如何消業和解除壓力變成我爾後人生的兩大課題。

為了解除壓力,十年前舉家移民美國。以為放棄事業,來到這個環境優美,氣候宜人的國度,就可以自由自在毫無壓力地過生活。但幾年下來,發現依然煩惱不斷。原來壓力並非來自外界,而是出於自我的桎梏。嘗試從佛學上得到解脫,接觸幾個佛教團體,都在宣說如何努力對治貪瞋癡,結果徒勞無功,卻把自己弄得疲憊不堪,覺得無上菩提之路遙不可及,漸生退心。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遇見師父,第一次聽到用走路來修行。起初心中不免懷疑,因為聽來太簡單了。但經過和師父兩次談話之後,我決定試試這個方法。

在最初幾個月中,並未認真走路,故無特別感受。直至二零零五年二月參加師父在休士頓開的「深心班」,一個星期中卻有了不可思議的突破。參班第二天已覺得身體不舒服,第三天頭痛冒冷汗,以為是中暑,第四天頭痛更加劇烈。以前雖也經常頭痛,但一顆止痛藥即可解決。而此次頭痛比以前厲害,服用最高劑量止痛藥亦未減緩,故心生恐懼,向師父提出提前回家的要求。師父告訴我,許多人剛走路都有類似狀況,這是「脫胎換骨」的自然過程,不必擔心。我這才打消回家念頭,並按照師父的話,放輕鬆,把注意力放在腳底,果然好了許多。

在往後參班幾天中,繼續走路、打坐、聽課,頭痛還是經常發生。但奇怪的是,我發現每次一用頭腦思考,頭痛就開始發作。把注意力帶回腳底,三分鐘內頭痛就減輕許多。反覆幾次之後,我恍然大悟,原來頭痛是在提醒我帶回覺知。當下我終於瞭解師父所教誨:「頭腦作用下盡是虛妄分別」及「降伏其心就是降伏頭腦」這兩句話的涵義。也確信唯有停止思考,超越頭腦,通過覺知觀照,才能回到自性。而走路正是訓練覺知、降伏頭腦最好的方式。

有了這樣的大徹大悟,加上參班時見到幾位已經「走路」多年的同修有許多奇妙的改變發生,於是我生起極大的信心。回家之後便開始認真走路,並參加聖荷西地區同修每週一次的聚會,彼此分享心得。短短不到兩個月,我身心兩方面都有明顯的變化。在身體方面,感覺變敏銳了。我開始注意到腳底溫度變化、走在草皮上鬆軟的感覺、涼風從頭頂灌入的感覺‧‧‧每次走路都有新的發現和體驗。這些並非新的事物,為什麼以前從來沒注意呢?而多年來頭痛的毛病竟不藥而癒,從休士頓回來後迄今未曾發作,困擾我近兩年的腳跟疼痛也好了。在心靈方面收穫更大,在走路過程中,首先發現自己步伐會不自覺加快。往往在從雜念拉回腳底那一剎那,被自己步伐速度嚇一跳。難道我走路一直這麼快嗎?原來這些年來,我個性急,做每一件事都求快、求好、求完美,不斷地虐待自己的細胞而毫不自知,得病是罪有應得。有此覺知後,我放慢腳步,一步一步老老實實地走,不帶思考地去感覺腳底。奇妙的效果出現了,所有的煩惱、緊張焦慮,都逐漸消失。偶爾煩惱升起時,只要看著它,看清楚,就不會被帶走。沒有放下或放不下的問題,因為根本不存在。我心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寧靜、輕鬆、自在,這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狀態嗎?

多年來,太習慣於用頭腦思考,早已忘記用身體去感覺。在短短期間內,我因著走路,讓紛亂的頭腦平靜下來,心境變清明,身體更健康。更奇妙的是,頭腦停下來,智慧反而增長。聽師父講的金剛經、六祖壇經錄音,每一句都懂了。沒有對治,沒有刻意努力,效果自然發生。除了讚嘆走路的神奇奧妙外,更要感激師父的引領。正如我在「深心班」結束時的感言:「我找到了!」我確信這是多年來,甚至是累世以來尋尋覓覓的寶藏。雖然只是個開始,覺知尚在粗糙的淺層,時間也只是短暫的片段尚待延續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我深知,我確信這條路是正確的,一定能達到究竟圓滿。

標籤: , , ,

本文張貼於 2005 年 8 月 18 日 星期四 23:19:50 歸檔於 心得 2005. 您可透過 RSS 2.0 追蹤此文的迴響. 目前暫時不接受迴響, 但您可從您的網站 trackback.

迴響暫時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