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自己的一片天

作者:兔兒

先生與我是在大學時代認識的,至今也有25年了。從認識開始,他一直是細心體貼,會照顧人。結婚後,對我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,有人曾用「捧在手掌心」來形容他對我的呵護備至。正因為如此,所以我的喜怒哀樂,牽繫著先生的心情。我高興,他也開心,我發脾氣,他悶不吭聲,只能憂心忡忡的在遠處看著我。我傷心難過,他擔心焦慮,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抱著我,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。對守寡23年的母親更是孝順,所以婆婆的病痛煩悶,他成了唯一可以傾訴的兒子。然而也更加深了他的擔心憂慮。

對兩個孩子,更是有求必應。他盡心盡力的支持他的妻子去做她想做的事,萬分的不捨得,他也只是深埋心中,獨自承受。表面上,他不形於色,似乎沒有情緒,沒有自己想做的事。應該說,他的存在,是為了妻子、母親、還有孩子。這一切就像天空一樣,將他自己的一切掩蓋。他看不見自己的天空,看不見自己的雲彩。妻子才是他的天空,母親、孩子才是他的雲彩。然而他自己,卻置身其中,渾然不覺。不知是對妻兒母親的掛慮,取代了他對自己的認知。亦或是他不願去承認。就不得而知了。只有從他眼神中,才讓周遭的朋友一窺他心中的秘密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走路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。每天早上,吃過飯後,只見他低著頭,在住家附近一圈一圈的走,連週六,週日不上班的日子也是一樣。他不再像往日一樣,星期五的晚上,下班後,帶著餐館的便當,到兒子的中文學校。一面吃便當,一面看兒子上課。也不再像往昔一樣,守在妻子及兒子身旁。看著他們做家事,玩耍。只要待在妻子,孩子的身邊,他就心滿意足了。他以走路為優先。只要沒事,他就走路。然而只要我及孩子要求幫忙,他仍會盡心盡力協助。我及孩子沒要求,他就做自己的事。對母親,他仍然一如往昔,在婆婆身旁靜靜聽老人家訴說抱怨,偶而规勸幾句。卻不再像往日,一直掛在心上。對我,更是令人驚訝!當我無理取鬧時,他不再不知所措,反而委婉規勸,當我傷心難過,也會好言安慰。當我怒髪沖天時,竟也能四兩撥千斤的化解。他以幽默輕鬆的態度,來面對我的喜怒哀樂。

剛開始,我對他的改變,有些不適應。因為他不再像往日一樣寵我,順我。一向只會輕言細語的他,開始會大聲對我說話,會指責我的不是。令我有些無所適從,更是覺得委屈。有時我也會抱怨他不像以往花很多的時間在孩子及我的身上。有點被冷落的感覺。慢慢的才發現,其實他的關心照顧一樣也沒少。以前,他以他所認知的方式來照顧家人。然而卻不見得是我們真正的需求。而今,他反而是以我們的需求為前提來表現他的關懷。尤其看到他愈來愈輕鬆自在,愈來愈開朗,才了解到他不顧一切走路的緣由。他對走路的信心更是讓我敬佩,當別人走的狀態百出,精采萬分。即使他沒有任何的狀態,他仍然不為所動。老神在在的繼續走他的路。他就這樣走出對孩子的操心,對母親的掛慮,更走出妻子的情緒陰影。成為一個更自主的人。

身為他的妻子,當他不再被我所左右時,表示我再也無法對他為所欲為,予取予求。說老實話,心中卻也曾飄過那些許的落寞。然而,看到愈來愈輕鬆自在,心無牽掛的他,心中反而是感激與欣慰。假如,我只能在其中選擇一樣。把我捧在手掌心,亦或他的輕鬆自在。我的選擇仍然是—他的輕鬆自在。

本文張貼於 2005 年 8 月 1 日 星期一 22:48:55 歸檔於 心得 2005. 您可透過 RSS 2.0 追蹤此文的迴響. 目前暫時不接受迴響, 但您可從您的網站 trackback.

迴響暫時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