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覺的新世界

作者:空花

剛開始走路時,常常心中洋溢謙卑之情,在藍天白雲之下,茵茵綠草之上,行大禮拜。對著宇宙虛空,表達心中的感恩,不自覺的淚如雨下,彷彿向諸佛菩薩懺悔。即使只是在住家後院,卻有如大雄寶殿中的莊嚴。走走拜拜,彷彿進行一場莊嚴隆重的法會,萬事萬物共同參與的法會。慢慢的,我開始經歷前所未有的感覺世界。

走路時,可以發現腳指頭的運作,皮膚與褲子的間隙清楚可循。腳踩在地面,卻像踩在身上一樣。分不清是走在大地或是走在身上。身體時而變大,可容虛空,花草樹木。時而變小,彷彿小蟲子般。遠處的鳥叫聲,彷彿在耳旁的清晰。眼前的景物,彷彿雨後,沒有微塵般的清明。花香飄過鼻黏膜的脈絡,車聲在皮膚上的震動,處處可循。透過眼睛,外界的風吹草動,在體內處處可循。當食物經過三吋舌時,可以在不同部位,分辨出不同的味道。毛細孔的張合像呼吸般規律的運作。輕脆悅耳的鳥叫蟲鳴,從耳朵進入,由身體內部,以輻射狀穿透毛細孔而出。當細胞像充滿氣的氣球,身體活力無窮。當細胞像洩氣的氣球,身體軟如棉花。

肚臍內部開始發熱,直衝頭頂。熱氣以放射狀向身體擴散。熱流沿著脊椎兩旁而上,穿過頭頂,直到眼皮。時時可以感覺熱流,沿著經絡在體內流動。能量由腳底,小腿背,大腿,背部,頭頂,臉部,胸部,順著腿部,直到腳背,循環不已。頭部,心窩,胃部,肚臍的旋轉不斷。尤其從臍內到頭頂間的管狀旋轉,有時像綫一般細,有時像水管,甚至如身體般大小,沿著皮膚內部轉動。呼吸由肚臍內部掌控。有時呼吸停止,肚臍內部的張合更是明顯。空氣除了由鼻子進入,也由毛細孔進入身體,擴散到體內。腦部如細絲般的流動,隨時可見。

有一次,有兩股力量從頭部兩側,沿著耳朵往上,在頭頂交會,並衝出身體約一尺左右。慢慢的,呼吸開始出現。隨著肢體的動作,皮膚的變化,呼吸也進入平常的覺知當中。走路時,做家事,打電腦時,都可以感覺到呼吸進入鼻子,到身體內部。從看到呼吸,到與呼吸一體。甚至說話時,偶而也可瞥見呼吸的蹤跡。漸漸的,念頭像流水般的從心中湧出,往世的記憶,偶而浮現,恩恩怨怨了然於心。往日情懷,在此生重新經歷。一樣的人事,不一樣的時空。卻常令人無法自主,迷失其中。當心中累積的怨恨釋放時,身體總要經歷打嗝,嘔吐的過程,才體會到情緒與身體之間的緊密連結。偶而也能在情緒爆發之前,捕捉到身體的蛛絲馬跡而煙消雲散。面對人事境時,心中的反應此起彼落,卻不落言行。而我,只是靜靜的觀看著。

這些感覺的出現,讓我對自己有種又接近,又遙遠的不確定感。雖然當初只是姑且一試的心態,開始嚐試走路。卻也還算認真持續的走。也慢慢體驗到走路還真是件輕鬆愉快的事呢!連我這個一向不喜歡走路的人,也不知不覺愛上了它!

本文張貼於 2005 年 7 月 26 日 星期二 22:45:14 歸檔於 心得 2005. 您可透過 RSS 2.0 追蹤此文的迴響. 目前暫時不接受迴響, 但您可從您的網站 trackback.

迴響暫時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