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类的行者

作者:绿宝

缘起:是前世种下的宿因,让我在20年前的夏天,只为了炎炎褥暑无事可做,抱着度假的心情,去参加了生平第一次的“佛学营”。一周下来,糊里糊涂似懂非懂,但总觉得这里面有东西吸引着我,虽陌生、虽不解;第二年我仍不忘再加入了相同的“佛学营”。至此,一股脑栽进了这个圈子,在浏览‘沿途风光’之余,还遍尝酸、甜、苦、辣诸天厨妙味。从此生死凡夫虽然照旧在业海中日日轮转,因循苟且下饱受无常的拨弄;但是,随着月圆月缺,我竟得来全不费工夫的,觅得了驶向彼岸的方向,驿动的心终于安顿在一座“道场”里了。

回首来时路,菩提道上,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学佛因缘会如此之殊胜。多少年来我走东到西,未曾遇过一个外道、未曾听闻一句邪说、未曾兜过圈子、未曾走错一步冤枉路,所遇皆是善人罗列。虽然我冥顽愚痴,未能紧随善知识踏入庙堂之上,但踟蹰在门口张望,仍然让我见到了佛家的富贵和妙有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走走停停,郤从未见异思迁,仍还在这条正道上溜跶的原因。

师父领进门,修‘行’在各人;岁岁年年随着佛门里的薰习,理入、事入上的长养,慢慢的菜鸟变成了他人口中的“老参”。我没有沾沾自喜,反而惊觉到僵硬的教理,成为套在身心上挣脱不开的桎梏。活水源头也成了一池臭水塘,“老参”什么时候变成了“老惨”?

于是日日坐困井底,目光短浅。虽知修行要证到“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”,自己仍是陷在‘依文解义,令三世佛冤!’的泥淖里,愈发的“不自在”。我开始自我检视问题出在哪里?以往的禅悦、法喜是什么时候淡化的?而今主人翁安在?《华严经》云:“应观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!”全是客尘妄想所覆,致使流浪诸有,处处贪着、弃本逐末、背觉合尘、暗夜长迷、苦恼交煎,令生灭变异、虚伪无主,皆因心是恶源,不能开显真性。《观无量寿经》云:“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”。怎么作?郤没有个下手处???我疑云满天,遍寻不着一帖密方。是业果成熟了?缘生缘灭,在2003年八月,我逃离了安住法身慧命十一载的‘家’!

拖着累劫受染的不净身、习气心,我再踏上生死疲劳的不归路,茫茫人海何处是家乡?何时才到家?

不灭:过去世到底我敲破了多少个木鱼呀?!今生才能每遇滞碍难行处,总有天龙八部适时出现,拉拔我度脱尘劳苦海,还我本来清净!佛恩浩荡!每一个当下,都应验人有诚心,菩萨感应!!

九月中旬,意外的我撞见了东北老师,听闻他遍洒甘露法雨。对科班出身的我,乍见老师用颠覆传统的法药,来阐述佛法心要;在思维理念上,真是大革命,自我斗争下遍地烽火,处处血迹、斑斑泪痕!佛法怎么会这么变调?!三大阿僧祇劫都做不到的事,怎么会变成只要48分钟持续的观照就可‘当下’即身成佛?没有佛门礼仪、没有诵经、没有念佛、没有法会、没有制式的规矩;有的只是简单的——你就是佛!大家平等!!

认识了他,你就找到他,得到他!不认识,穷今累月枉作功夫!!而要找到他的简易方便下手处,竟是三岁小儿皆作得,多数佛子“行”不得的—走路!

对我,佛门生涯里,好不容易驯服了酸、胀、麻、痛,可以让双腿弯曲盘起,怎么?这会儿竟又变成要再打直两腿去从头学走路?对已经习惯于持咒、打坐、礼佛等佛门常课之后,现在要一切舍下,一时之间还真搞不清楚。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解脱?还是从大梦里醒来?反正不是“放下”,就是“提起”;不二佛法里直下承担就是了!

经过内心翻搅、挣扎、矛盾、怀疑;几天之后,我交叉整合出的影像,愈来愈鲜明。在老师的法音宣流里,盖天铺地都是曼陀罗华,声声融入真如,法法流归性海。源头有了活水,慈云布护下,小大何殊,一多无碍。固知实际理地,不着一尘;万行门中,不舍一法。其实,也无有一法,无有一舍,一切本自具足。很快的我明白了这“向上一路,千圣不传”的真谛,竟轻易的就在老师不舍一众生的老婆心切下,舌粲莲花般兜底和盘托出,全给了我们。醍醐灌顶下,我畅饮甘露。在言简意赅的秘意里,扫除掉满腹问号,全都化为金光闪闪的惊叹号!至此在不见顶相里,才将我以往的相似佛理,起承转合成逐渐统一。

此番从佛门出走,碰上的竟是谁啊?凡夫俗眼莫辨,未能看出真正的善知识,寻寻觅觅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依恃!浪荡子多少年流浪在外,今天终于回到家了。摄受在此佛光注照下,让我有勇气待重头收拾破碎的旧山河!从此我将不再是过客,而愿做个真正的归人。

今觉悟再回头,才看清浪掷了多少流金岁月,郤换不回已褪色的过去,真正枉得人身。天地覆载我,日月照临我,父母生养我,师友教化我,午夜扪心自问,受之于人太多,付出于己太少。实不知自己何德何能?领纳如此丰溢之恩情?!真正愧煞!有负佛恩、有负师恩、有负众生恩!!昊天罔极,无以为报!

加行:从来我就是一个不爱走路的人。要跨出第一步还真是举足千万难!因此在这“知足光明行”的团体里,我是新脚上路,还在摇摆学步之中。所谓走路的心得,也正好落在“应无所得”里。对老师时时挂在口上的六字真言要“无所求、无所得”,也成了我最光彩炫耀的护身符!!理该如此。

抱着这样心态,刚开始起步时,路面对我尽是崎岖难行的羊肠小径,一路颠簸转身维艰,走十步停百步,正好吻合我的习性,放逸懈怠、理所当然。是老师的不厌其烦,苦口婆心,一遍遍、一声声的呼唤大家“去走路”,是同修的督促叮咛,是我难违众意,深感愧对圈内人的希望。于是我开始强迫自己,被动的、不甘愿的去勉强走路。

我走呀走,找呀找,就是什么也找不到,只证明了自己是个感觉麻木,没有神经的人。这发现教我沮丧不已,差点又想放弃走路。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别人那么的“过敏”呢?说出的故事内容是如此之神变难测,简直就像奇幻电影般的炫惑,叫人目眩神迷。唉!我只有认命的拜倒在这些前辈的足下,自叹弗如!谁让我没有一颗魔术师的心呢?天知道,我有的只是一颗很阿Q的心。在老师的座下,有许多健步如飞,一日千里的行者;但也有一个属于笨鸟慢飞,乌龟爬行的我。因此在台湾班的“走路排行榜”上,我总是周周敬陪末座。还能“安心”的原因,是我总不忘调侃自己,那个人尽皆知的故事—-龟兔赛跑里,最后终于到达终点的,是谁啊?!

美国林肯总统说过的一句名言:“我走路很慢,但是我绝不倒退!”现在这句话成为我心里最坚定的磐石。千里之行,始于‘足下’。回家的路,不论山高路遥,终有尽头。循着前辈走过的轨迹,让我这“乌龟行者”可跟在后面慢慢追随。或许有朝一日,我自己也能走出一片天地。

虽然我偷心不死地进进退退,一年以后,竟也奇妙的变成常“不自觉”的自动去走路。而且惊喜、安慰地发现,往往是两脚带着身体在走路,心郤不知道。稍顷,待心发觉的时候,才会注意到,为什么我在走路?对于这种转变,我知道我渐渐摆脱掉了一个旧习惯,而另一个新习惯正在悄悄的养成。吹毛用了急需磨!对于“散心”走路,还能冒出嫩芽,我除了感恩!还是感恩!!期待日日茁壮,早见大树成林。古德常谓:“修行人,要耐得住寂寞。”而心底深处愈鼓荡愈大声的呐喊则是:

华严经.普贤行愿品——的经文

所有与我同行者于一切处同集会
身口意业皆同等一切行愿同修学
所有益我善知识为我显示普贤行
常愿与我同集会于我常生欢喜心

字字都成了烙在八识田中,永远磨不掉的印痕。修“行”路上,有你有我,一路行来皆是道侣,何有寂寞?!然兄弟上山,仍须各自努力!向前行!前方有般若火炬照引,走路走到生命的尽头,走路走到恢复本来面目,必可通达至大圆满觉!!悟无生!!供养大家!

本文张贴于 2005 年 8 月 9 日 星期二 11:19 上午 归档于 修行心得, 心得 2005. 您可透过 RSS 2.0 追踪此文的回响. 目前暂时不接受回响, 但您可从您的网站 trackback.

回响暂时关闭